我与旗袍的故事——穿旗袍的不看可惜

人气 5150   2012-4-3 23:19

穿旗袍的女性,有着长长短短的故事,深深浅浅的机密,零零散星的心绪。

穿旗袍的女性,躲在荒僻的阁楼里或是陈旧的胡同口避开大红大紫的生涯,用孤单的碎步释放着命运成全的才气与漂亮。宛如那一现的昙花在时空的光影里留守着女性的轻远与淡定。

旗袍包括着与生俱来的冷傲。小轩窗,正打扮。蛾鬓淡扫,旗袍裹身,眉宇间枉然写满细碎的忧怨。女性慵懒地翻着手中的线装书,一句句宋词迷离地跌落进相思的枯井,前尘旧事,件件桩桩一同涌上心头。书卷幽幽,浸润着女性的身体与魂魄,那份含烟飘渺从骨髓不断流淌在纤纤指尖。

穿旗袍的女性,拥有万种风情。高挽的云鬓,摇摇欲坠的玉簪,巧笑倩兮的面庞。还有那郁闷的古琴曲,竖体字的书本以及箱底那一缕缕淡淡的清香。想象着婉约的女子,将青丝挽到头顶,再余下几丝垂在鬓边。穿戴素色旗袍,郁闷地弹着古琴,随后悄悄地站起,袅袅娜娜,佩环叮当,行走于亭台阁榭间。此时落日西斜,排成人字形的燕子,带着女性的苦衷飞向远方。

穿旗袍的女性,瘦削着岁月的每根藤蔓,寻寻找觅冷落着一息息寂寞的花事,除了昂首就是仰视。没有谁不舍得与把戏岁月的女性来一场轰轰烈烈的“倾城之恋”,来展示她的柔情。

穿旗袍的女性,永远不会过时。一袭旗袍下是细精密密的苦衷,是层层叠叠的故事,足以让你心底漾起波涛。比方,陆小曼、张喜欢玲……满腹柔情与才思的女子,优雅庄重的丽影,让人想要俯视,想要接近。她们嫣然一笑,悠远的旧上海风情便随之涟漪开来。这些女子这般美,即便是隔了岁月来看,也一点点没有厌倦。

穿旗袍的女性,最是那一垂下头的温顺,像一朵水莲花不堪冷风的娇羞。旗袍是引诱,亦是回绝,它会将不相关的你拒于千里之外,它更会让本人在光阴流里任意流浪。女性喜好折腾晾晒那些发霉的陈年旧事,坛坛罐罐都封存着一个又一个青涩的苦衷。在那种追想里不经意沾惹着怀旧的气韵蹉跎着烟雨美女。

穿旗袍的女性,是极有女性味的。试想,在小桥流水的江南水乡,在一个陈旧的雨巷中,一个女子,手撑一把纸雨伞,一袭亦浓亦淡的旗袍随风舒卷,翩翩走来,那盈盈的秋波,回眸一笑,该是一幅何等漂亮、高雅又浪漫的画面。

穿旗袍的女性,具有东方神韵,负载着一个国度、一个民族的文明要素。而且台湾有名的旗袍设计家杨成贵师长教师所说:“旗袍不是完全的古典,更多的是一种资本,一种精力,一种文明的清醒,一种怀旧心情的听任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旗袍作为一种物质成品的文明符号,她更是中华起飞所需的脸色展现。”正如旗袍是将中国的传统古典与现代的性感时髦完满连系,设计出的旗袍以浓烈的诗情、活动的旋律显示出中华女人贤淑、典雅、温顺、清丽的性格与气质.

穿旗袍的女性,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演绎着旗袍文明,令世界爱慕。光与影、明与暗的交织中,旗袍或鲜亮或内俭,激烈地冲击我们的视野,岁月从未尘封它的光辉,那日久弥新的光辉,从旧上海的陌头直射到今日的名牌丛中。在你方唱罢我上台的时髦盛行中仍然华美而不骄奢,共同而不孤立,老成而不掉队,芳华而不惨白。

穿旗袍的女性,并不声张,也不矜持;并不夸大,也不自负。她雍容大雅,人人风仪,集中了东方女人以致东方文明一切的隐忍、沉着、仁慈和坚贞不拔。也因而无论世事若何转变,穿旗袍的女性仍然神韵无量。

  关注度: 5150   Baidu: 68   360: 8   Google: 2   其他: 32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中国旗袍网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